網(wǎng)站首頁(yè) | 網(wǎng)站地圖

人民論壇網(wǎng)·國家治理網(wǎng)> 前沿理論> 正文

深刻把握全面深化改革的辯證關(guān)系

摘 要:時(shí)代不斷發(fā)展,改革永無(wú)止境。實(shí)現新時(shí)代新征程的目標任務(wù),要把全面深化改革作為推進(jìn)中國式現代化的根本動(dòng)力。緊扣推進(jìn)中國式現代化主題,進(jìn)一步全面深化改革,必須在科學(xué)的方法論指導下方能行穩致遠,這就要求我們堅持頂層設計與摸著(zhù)石頭過(guò)河的辯證統一、破舊與立新的辯證統一、膽子要大與步子要穩的辯證統一、重點(diǎn)突破與整體推進(jìn)的辯證統一等科學(xué)方法論。深刻把握全面深化改革內蘊的辯證關(guān)系,對推動(dòng)新時(shí)代新征程上全面深化改革走深走實(shí)具有重要價(jià)值。

關(guān)鍵詞:中國式現代化 全面深化改革 辯證關(guān)系

【中圖分類(lèi)號】D61 【文獻標識碼】A

2024年4月30日,中央政治局召開(kāi)會(huì )議,指出“全黨必須自覺(jué)把改革擺在更加突出位置,緊緊圍繞推進(jìn)中國式現代化進(jìn)一步全面深化改革”[1],這揭示了全面深化改革之于中國式現代化的突出重要性、必要性和緊迫性。緊扣推進(jìn)中國式現代化主題,進(jìn)一步全面深化改革,必須在科學(xué)的方法論指導下方能行穩致遠。黨的十八大以來(lái),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步履不停,不斷深化對改革的規律性認識,以志存高遠的崇高理想、直面問(wèn)題的斗爭精神、舍我其誰(shuí)的責任擔當,以前所未有的決心和力度推進(jìn)全面深化改革,取得歷史性偉大成就。深刻把握全面深化改革內蘊的辯證關(guān)系,領(lǐng)會(huì )改革辯證法中的規律方法,對推動(dòng)新時(shí)代新征程上全面深化改革走深走實(shí)具有重要意義。

“上”與“下”:頂層設計與摸著(zhù)石頭過(guò)河的辯證統一

全面深化改革是一項艱巨復雜的工程,需要“上”“下”聯(lián)動(dòng),堅持頂層設計與摸著(zhù)石頭過(guò)河相統一的科學(xué)方法論。習近平總書(shū)記指出:“摸著(zhù)石頭過(guò)河和加強頂層設計是辯證統一的,推進(jìn)局部的階段性改革開(kāi)放要在加強頂層設計的前提下進(jìn)行,加強頂層設計要在推進(jìn)局部的階段性改革開(kāi)放的基礎上來(lái)謀劃。”[2]這一論述生動(dòng)體現出推動(dòng)改革走深走實(shí)的具體實(shí)踐中所應堅持的辯證思維與智慧。

高瞻遠矚,通過(guò)自上而下的頂層設計引領(lǐng)實(shí)踐探索。頂層設計,就是立于高處,從全局著(zhù)眼、從長(cháng)遠考慮,在深刻洞察和及時(shí)研判國內外發(fā)展趨勢的基礎上,把握發(fā)展過(guò)程中的主要矛盾樣態(tài),為全面深化改革設定合理可行的總目標,統籌改革間各要素之間的復雜關(guān)系,整體、系統地指導和推進(jìn)改革實(shí)踐進(jìn)程。在全面深化改革的背景下,自覺(jué)進(jìn)行宏觀(guān)的、科學(xué)的、富有前瞻性的頂層設計,體現了認識與實(shí)踐的辯證統一,也體現了社會(huì )歷史發(fā)展合規律性和合目的性的辯證統一。通過(guò)對社會(huì )發(fā)展一般規律的把握加強改革的頂層設計,可以有效提高改革決策的準確性與連續性,提升改革措施的可落實(shí)性,矯正、糾偏改革實(shí)踐中出現的負面效應。頂層設計作為一種創(chuàng )新性認識,充分體現出了改革主體的主觀(guān)能動(dòng)性,確保了改革實(shí)踐是符合先進(jìn)生產(chǎn)力的發(fā)展要求和回應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的科學(xué)實(shí)踐。由于全面深化改革是有目標、有方向的,在進(jìn)行頂層設計時(shí)應當體現出對過(guò)往經(jīng)驗的總結以及對當下新問(wèn)題的新思考,“使制定的規劃和政策體系體現時(shí)代性、把握規律性、富于創(chuàng )造性,做到遠近結合、上下貫通、內容協(xié)調”。[3]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huì )指出,“全面深化改革的總目標是完善和發(fā)展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制度,推進(jìn)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黨的二十大報告進(jìn)一步指明,“從現在起,中國共產(chǎn)黨的中心任務(wù)就是團結帶領(lǐng)全國各族人民全面建成社會(huì )主義現代化強國、實(shí)現第二個(gè)百年奮斗目標,以中國式現代化全面推進(jìn)中華民族偉大復興”。[4]從這一意義上說(shuō),中國式現代化的不斷推進(jìn),本身就是完善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過(guò)程,這與改革的目標、方向息息相關(guān)。因此,新時(shí)代新征程上,加強頂層設計必須緊扣推進(jìn)中國式現代化這個(gè)中心任務(wù),堅定不移全面深化改革。

投石問(wèn)路,通過(guò)自下而上的基層實(shí)踐探索改革新路徑。在緊緊圍繞推進(jìn)中國式現代化進(jìn)一步推進(jìn)全面深化改革的進(jìn)程中,登高望遠的同時(shí)必須腳踏實(shí)地。習近平總書(shū)記指出:“推進(jìn)中國式現代化是一個(gè)探索性事業(yè),還有許多未知領(lǐng)域,需要我們在實(shí)踐中去大膽探索,通過(guò)改革創(chuàng )新來(lái)推動(dòng)事業(yè)發(fā)展”[5]。實(shí)踐出真知。實(shí)踐是認識的來(lái)源基礎,是認識的目的、動(dòng)力,是檢驗認識正確與否的唯一標準。如果說(shuō)頂層設計是認識層面上對全面深化改革目標、方向、任務(wù)、行動(dòng)綱領(lǐng)的擘畫(huà),那么,“摸著(zhù)石頭過(guò)河”的基層實(shí)踐探索則為頂層設計提供實(shí)踐基礎與成效驗證,是富有中國特色、符合中國國情的重要方法論。因此,在重視頂層設計的重要性的同時(shí),還要強調摸著(zhù)石頭過(guò)河的重要性。摸著(zhù)石頭就是在實(shí)踐中摸索規律,投石問(wèn)路,是在改革實(shí)踐中先試點(diǎn)、再總結、后推廣的探索實(shí)踐,其實(shí)質(zhì)是通過(guò)基層試點(diǎn)探索改革新路徑,提升改革實(shí)效。正如習近平總書(shū)記指出的:“要鼓勵地方、基層、群眾解放思想、積極探索,鼓勵不同區域進(jìn)行差別化試點(diǎn)……推動(dòng)頂層設計和基層探索良性互動(dòng)、有機結合。”[6]我國的改革是從局部到整體不斷深化的漸進(jìn)式改革,先投石問(wèn)路、局部試點(diǎn),打開(kāi)局面后,根據實(shí)踐得來(lái)的經(jīng)驗反饋進(jìn)行優(yōu)化調整、凝聚共識,再在全局范圍內對改革的經(jīng)驗做法進(jìn)行推廣,為改革的整體性推進(jìn)注入動(dòng)力。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huì )以來(lái),黨領(lǐng)導改革破冰突圍、攻堅克難,持續拓展深化重大改革試點(diǎn)工作,凝練典型經(jīng)驗與有效做法,取得了一系列重大成就,發(fā)揮了改革試點(diǎn)對全局性改革的示范、突破和帶動(dòng)作用。

在上下聯(lián)動(dòng)的辯證統一中全面深化改革。習近平總書(shū)記指出:“我們要加強宏觀(guān)思考和頂層設計,更加注重改革的系統性、整體性、協(xié)同性,同時(shí)也要繼續鼓勵大膽試驗、大膽突破,不斷把改革開(kāi)放引向深入。”[7]投石問(wèn)路的基層試點(diǎn)與加強頂層設計是同一矛盾的不同方面,是辯證統一的。一方面,頂層設計為實(shí)踐探索提供了理論遵循與方法指導,另一方面,基層試點(diǎn)探索又為頂層設計提供了堅實(shí)的實(shí)踐基礎和經(jīng)驗參考。兩者的良性有機互動(dòng),極大保證了全面深化改革的科學(xué)性與可落實(shí)性,提高了改革的效能,避免了改革可能產(chǎn)生的“副作用”,是馬克思主義實(shí)踐觀(guān)與認識論的生動(dòng)體現。習近平總書(shū)記指出:“必須以更大的政治勇氣和智慧,堅持摸著(zhù)石頭過(guò)河和加強頂層設計相結合”[8]。二者在實(shí)踐上相互驗證、相互轉化,是新時(shí)代推進(jìn)中國式現代化與全面深化改革進(jìn)程中必須辨明用好的一對辯證關(guān)系。在“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的上下聯(lián)動(dòng)中全面深化改革,推進(jìn)中國式現代化,既要根植實(shí)踐,做好經(jīng)驗與教訓的總結,不斷加強頂層設計在改革進(jìn)程中發(fā)揮的指導作用,又要在中國式現代化的框架下積極開(kāi)展基層實(shí)踐試點(diǎn)工作,落實(shí)頂層設計,反哺理論創(chuàng )新,不斷把改革引向深入。

“破”與“立”:破舊與立新的辯證統一

馬克思主義不是教條,而是方法,是科學(xué)的行動(dòng)指南。在全面深化改革中,堅持破舊與立新的辯證統一,體現出中國共產(chǎn)黨人在堅持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具體實(shí)際相結合的過(guò)程中聚焦中國實(shí)際問(wèn)題,有序、穩步推進(jìn)改革的政治智慧?;赝覈觊煹母母镞M(jìn)程,有“破”也有“立”,兩者有機結合,不斷推進(jìn)全面深化改革向縱深發(fā)展。

“破”教條主義,“立”思想解放。解放思想是推進(jìn)改革開(kāi)放的認知前提。不論是20世紀70年代末的改革開(kāi)放,還是新時(shí)代的全面深化改革,中國改革無(wú)一不是從“解放思想”開(kāi)始破題的。正如習近平總書(shū)記所指明的:“解放思想是前提,是解放和發(fā)展社會(huì )生產(chǎn)力、解放和增強社會(huì )活力的總開(kāi)關(guān)。”[9]在全面深化改革上取得新突破、新成就,破除教條主義與陳舊思想必須先行。一方面,始終堅持思想解放,求同存異達成共識。習近平總書(shū)記指出:“解放思想的過(guò)程就是統一思想的過(guò)程,解放思想的目的是為了更好統一思想。思想統一了,才能最大限度凝聚改革共識,形成改革合力。”[10]沒(méi)有達成共識,就無(wú)法形成合力,但思想觀(guān)念因人而異,達成共識并非易事,這就要求我們解放思想,實(shí)事求是,破除“各掃門(mén)前雪”的陳舊思想,通過(guò)具體問(wèn)題具體分析的方法找“最大公約數”,尋求利益共同點(diǎn),在認知層面為全面深化改革凝聚共識,奠定思想基礎。另一方面,始終堅持思想解放,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籬。馬克思曾指出:“人們奮斗所爭取的一切,都同他們的利益有關(guān)。”[11]但“思想不解放,我們就很難看清各種利益固化的癥結所在,很難找準突破的方向和著(zhù)力點(diǎn),很難拿出創(chuàng )造性的改革舉措”[12]。各種既得利益的固化消解了進(jìn)一步全面深化改革的動(dòng)力,成為改革道路的重大阻力,只有實(shí)現思想解放,破除教條主義與思維定勢,走出固步自封的陷阱,才能夠直面、找準利益沖突點(diǎn),進(jìn)而找準改革的目標與方向,有效化解改革進(jìn)程中的各種風(fēng)險挑戰。

“破”因循守舊,“立”體制新構。在改革進(jìn)程中,如何破除不合時(shí)宜的僵化體制機制,消解現存的體制機制弊端,與時(shí)俱進(jìn)地構建、完善新制度體系,成為重要的時(shí)代命題。一方面,堅持以立為本、立破并舉。習近平總書(shū)記強調要“堅持不立不破先立后破……把工作做深做細”[13],在制度改革中建構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制度體系的同時(shí)堅決破除不合時(shí)宜的僵化體制機制,探索“如何立”“如何破”的底層邏輯與實(shí)踐要求,增強問(wèn)題意識與大局意識,穩步推進(jìn)改革,推進(jìn)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另一方面,堅持補短板、強弱項,“更加注重改革的系統性、整體性、協(xié)同性,著(zhù)力補齊重大制度短板”[14]。構建更加完備的制度體系,首先應當堅持問(wèn)題意識,聚焦補短板、強弱項,著(zhù)眼于填補制度短板,彌補制度體系的不足,克服“木桶效應”,創(chuàng )新制度改革,建立更健全完善的制度體系,進(jìn)一步發(fā)揮制度體系的系統功能與整體效能,以保障廣大人民群眾的根本利益,維護社會(huì )大局和諧穩定。

在破立并舉的辯證統一中全面深化改革。“破舊”即“否定之否定”,就是要破除思想上的教條主義與實(shí)踐上已經(jīng)被證明落后的舊事物,“立新”就是“揚棄”的過(guò)程,就是在改革實(shí)踐中支持符合發(fā)展規律具有強大生命力和遠大發(fā)展前途的新事物,要在“破舊”與“立新”的辯證統一中推動(dòng)社會(huì )進(jìn)步。全面深化改革要求我們既要敢于“破”,更要善于“立”,正確認識和處理二者的辯證關(guān)系。立是破的目的,破是立的手段。事物發(fā)展的過(guò)程是曲折的,新事物總要經(jīng)歷一個(gè)由不完善到完善的過(guò)程,“只立不破”則新事物容易被尚處于強勢的舊事物所破壞,“只破不立”則會(huì )讓改革陷入混亂。只有“立”的基礎牢了,才能大刀闊斧地“破”,同時(shí)也只有“破”得徹底,改革才能避免反復。“先立后破”是改革穩扎穩打、循序漸進(jìn)的重要方法論,要把握好“立”和“破”的先后順序與辯證關(guān)系,使二者在改革的理論升華與實(shí)踐突破中相互促進(jìn),在改革的突出成果與關(guān)鍵效能上相輔相成,推動(dòng)改革在破立并舉的辯證統一中不斷向前。

“改”與“穩”:膽子要大與步子要穩的辯證統一

習近平總書(shū)記指出:“容易的、皆大歡喜的改革已經(jīng)完成了,好吃的肉都吃掉了,剩下的都是難啃的硬骨頭。這就要求我們膽子要大、步子要穩。”[15]在全面深化改革的實(shí)踐中,“膽子要大”與“步子要穩”是堅持尊重客觀(guān)規律與發(fā)揮主觀(guān)能動(dòng)性辯證統一的具體體現。我們既要樹(shù)立改革自信、膽大心雄,又要意識到改革面臨的任務(wù)非常艱巨,需要步伐穩健。

涉險灘、克險關(guān),膽子要大。全面深化改革是一場(chǎng)持久戰、攻堅戰,改革涉及面廣、矛盾多、難度大的客觀(guān)現實(shí)要求我們找準改革方向,堅定改革決心,堅信全面深化改革是在科學(xué)研判中國國情與社會(huì )發(fā)展規律基礎上作出的具有光明前景和遠大前途的頂層設計,進(jìn)而迎難而上,敢于突破。習近平總書(shū)記強調:“膽子要大,就是改革再難也要向前推進(jìn),敢于擔當,敢于啃硬骨頭,敢于涉險灘。”[16]在全面深化改革的具體實(shí)踐中涉險灘、克險關(guān),要求我們找準方向,堅韌不拔,敢想敢干,步步推進(jìn),敢做“第一個(gè)吃螃蟹”的人。要清醒認識到,改革勢必與風(fēng)險相伴,一馬平川的改革道路是不存在的。特別是改革進(jìn)入攻堅期后,遇到的難題越來(lái)越復雜,阻力越來(lái)越大。面對利益固化、風(fēng)險沖擊、落實(shí)不易等難題,要敢于出招、敢于應招、敢于接招,不瞻前顧后、坐失良機,也不墨守成規、抱令守律。要以高度的政治魄力、責任意識、開(kāi)拓精神與改革智慧,不斷克服困難、解決問(wèn)題,扎實(shí)推動(dòng)改革發(fā)展,交出歷史和人民都滿(mǎn)意的改革答卷。

不冒進(jìn)、不偏航,步子要穩。全面深化改革牽一發(fā)而動(dòng)全身,必須慎思明辨,不能草率從事。因此,在強調“膽子要大”的同時(shí),習近平總書(shū)記十分強調“方向要準”“步子要穩”,即改革步伐要穩中求進(jìn)、切忌冒進(jìn),指出:“步子要穩,就是方向一定要準,行駛一定要穩,尤其是不能犯顛覆性錯誤。”[17]“步子要穩”是推進(jìn)改革積小勝為大勝的關(guān)鍵。改革勢必會(huì )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不穩定因素,如果改革舉措不夠平穩,不但不利于改革的有序推進(jìn),更不利于社會(huì )和諧穩定。因此,在進(jìn)行頂層設計時(shí),需要三思而后行,反復推演、充分論證、科學(xué)決策、平穩推進(jìn)。“穩”不是畏首畏尾,什么都不敢嘗試,更不是停滯不前,什么都不敢落實(shí),而要從全局出發(fā),把握各領(lǐng)域之間的客觀(guān)聯(lián)系、統籌各主體之間的利益關(guān)系,進(jìn)而找準改革方向,循序漸進(jìn)推進(jìn)改革。強調步子要穩,體現出在全面深化改革中內蘊的科學(xué)策略和方法,要堅持問(wèn)題導向,在充分總結歷史經(jīng)驗與把握世情、國情、民情的基礎上,以改革促發(fā)展,解決好實(shí)際問(wèn)題,鞏固穩中向好的發(fā)展態(tài)勢。

在蹄疾步穩的辯證統一中全面深化改革。“改”是運動(dòng),是無(wú)條件的、永恒的、絕對的,“穩”是相對靜止,是有條件的、暫時(shí)的、相對的。全面深化改革是“改”與“穩”的統一。習近平總書(shū)記強調:“‘穩’也好,‘改’也好,是辯證統一、互為條件的,關(guān)鍵是要把握好這兩者之間的度。”[18]在全面深化改革的新時(shí)代背景下,“膽子要大”是精神支撐與思想基礎,“步子要穩”是實(shí)踐方針與踐行標準。一方面,“膽子要大”是“步子要穩”的思想前提。在進(jìn)行改革探索與基層試點(diǎn)時(shí),只有敢于創(chuàng )新、敢于突破,不斷探索與試點(diǎn),才能推動(dòng)改革之舟破除各方弊端而駛入“深水區”。另一方面,“步子要穩”是“膽子要大”的實(shí)踐保證。在廣泛推行改革舉措時(shí),只有慎之又慎、循序漸進(jìn),才能不偏離方向、東搖西擺,不出現顛覆性錯誤,確保全面深化改革始終行駛在正確的航線(xiàn)上,蹄疾而步穩地最終到達成功彼岸。

“點(diǎn)”與“面”:重點(diǎn)突破與整體推進(jìn)的辯證統一

“點(diǎn)”強調事物的關(guān)鍵部分,“面”則著(zhù)眼于事物的整體性、系統性。“點(diǎn)”與“面”是不可分割的,“點(diǎn)”是“面”的基本組成元素,同時(shí)又存在于“面”之中,因此要求我們在推進(jìn)改革時(shí)要以點(diǎn)帶面、以面促全。黨的十八大以來(lái),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持重點(diǎn)論和兩點(diǎn)論的統一,在全面深化改革的歷史進(jìn)程中多點(diǎn)突破、統籌協(xié)調、整體推進(jìn),實(shí)現了經(jīng)濟社會(huì )發(fā)展的不斷躍遷。

找準改革的重點(diǎn)和關(guān)鍵。社會(huì )總是在矛盾運動(dòng)中前進(jìn)的,在全面深化改革中我們要抓主要矛盾、抓矛盾的主要方面,立足改革的整體性,綜合考量輕重緩急,找準改革的關(guān)鍵所在,以重點(diǎn)突破帶動(dòng)整體發(fā)展,激發(fā)改革活力。習近平總書(shū)記指出:“進(jìn)一步全面深化改革,要緊扣推進(jìn)中國式現代化這個(gè)主題,突出改革重點(diǎn),把牢價(jià)值取向,講求方式方法,為完成中心任務(wù)、實(shí)現戰略目標增添動(dòng)力。”[19]隨著(zhù)改革領(lǐng)域的全面化,面對的矛盾與問(wèn)題也愈發(fā)復雜,能否找準重點(diǎn)領(lǐng)域、重點(diǎn)問(wèn)題、重點(diǎn)任務(wù),能否抓住關(guān)鍵環(huán)節、關(guān)鍵節點(diǎn)、關(guān)鍵舉措,能否牽住改革“牛鼻子”、找準改革突破口,關(guān)乎改革縱深推進(jìn)的落地實(shí)效。民之所望,就是政之所向。在當前改革發(fā)展的謀篇布局中,關(guān)鍵是要解決好人民群眾急難愁盼的問(wèn)題,抓好關(guān)系改革發(fā)展的重點(diǎn)和關(guān)鍵。鑒于“以經(jīng)濟體制改革為重點(diǎn)”仍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關(guān)鍵所在,要發(fā)揮好經(jīng)濟體制改革牽引作用,發(fā)展高科技、高效能的新質(zhì)生產(chǎn)力,更好地推動(dòng)生產(chǎn)關(guān)系轉型和升級,為其他領(lǐng)域的改革提供助力。同時(shí),找準改革突破口還意味著(zhù)因地制宜,當改革出現困難時(shí),要找準具備實(shí)施改革條件的重點(diǎn)區域推行改革政策試點(diǎn),再總結可推廣經(jīng)驗由點(diǎn)及面進(jìn)行推廣,為改革注入強大活力。

注重改革的全面協(xié)調和整體推進(jìn)。全面深化改革是在理論與實(shí)踐上各領(lǐng)域變化和革新的協(xié)同與集成,是關(guān)系黨和國家事業(yè)發(fā)展全局的重大戰略部署。如果只求點(diǎn)的突破而忽視面的推進(jìn),難免顧此失彼,影響改革整體效應。習近平總書(shū)記指出,“全面深化改革,全面者,就是要統籌推進(jìn)各領(lǐng)域改革”[20],“這項工程極為宏大,零敲碎打調整不行,碎片化修補也不行,必須是全面的系統的改革和改進(jìn)”[21]。隨著(zhù)中國式現代化進(jìn)程的推進(jìn),改革的復雜程度與困難程度都大大提高,亟須解決的矛盾之間聯(lián)系凸顯,要求作出的改革舉措不再僅是“重點(diǎn)突破”,更需要將目光置于改革措施的聯(lián)動(dòng)上,厘清不同領(lǐng)域不同改革措施間的聯(lián)系,注重改革的全面協(xié)調、整體推進(jìn)。但整體推進(jìn)并非刻板的絕對平均,而是必須堅持系統觀(guān)念,以全面深化改革的總目標為基本遵循,見(jiàn)微知著(zhù)、整體謀劃、配套改革,更加注重改革方案設計、政策措施、實(shí)踐效果的整體性與協(xié)同性,促進(jìn)各項改革相互配合、相互促進(jìn),進(jìn)而實(shí)現社會(huì )系統的調整和優(yōu)化??梢?jiàn),改革的重點(diǎn)突破是服務(wù)于整體推進(jìn)的,關(guān)鍵在于錨定改革總方向,要把重點(diǎn)突破的各項改革成果與總的頂層設計相協(xié)調,納入整體改革框架中來(lái),促使改革各項措施良性互動(dòng),形成改革合力,發(fā)揮出改革的綜合效能。

在點(diǎn)面結合的辯證統一中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深化改革的辯證邏輯離不開(kāi)矛盾分析法,“整體推進(jìn)”與“重點(diǎn)突破”相輔相成的改革思路正是體現了矛盾兩點(diǎn)論與重點(diǎn)論的辯證統一。習近平總書(shū)記指出:“要注重抓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注重抓重要領(lǐng)域和關(guān)鍵環(huán)節,努力做到全局和局部相配套、治本和治標相結合、漸進(jìn)和突破相銜接,實(shí)現整體推進(jìn)和重點(diǎn)突破相統一。”[22]整體是由部分組成的,部分是整體中的部分,二者相互依存,相互聯(lián)系。“整體推進(jìn)”體現對兩點(diǎn)論的堅持,把全面深化改革看作一個(gè)整體,各領(lǐng)域、各地域的改革步調可以不完全一致,但必須要相互呼應、密切配合,有序推進(jìn)改革。“重點(diǎn)突破”體現對重點(diǎn)論的堅持,即把握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以經(jīng)濟體制改革為重點(diǎn),找準改革的切口與突破口,“牽一發(fā)而動(dòng)全身”,以重點(diǎn)突破帶動(dòng)整體推進(jìn)。如果缺少重點(diǎn)突破,改革就無(wú)法由小及大,整體推進(jìn)就缺少經(jīng)驗指導與動(dòng)力活力;倘若離開(kāi)了整體推進(jìn),就難以保證重點(diǎn)突破的方向與效能,改革實(shí)效勢必大打折扣。這要求我們既要樹(shù)立大局意識和整體觀(guān)念,又要發(fā)揮好改革重點(diǎn)的牽引作用,在點(diǎn)面結合的辯證統一中進(jìn)一步譜寫(xiě)全面深化改革新篇章。

本文作者為山東大學(xué)馬克思主義學(xué)院教授,山東大學(xué)當代社會(huì )主義研究所研究員;山東大學(xué)當代社會(huì )主義研究所助理研究員王淑杰對本文亦有重要貢獻】

注釋

[1]《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kāi)會(huì )議 決定召開(kāi)二十屆三中全會(huì )》,《人民日報》,2024年5月1日,第1版。

[2][7][12][15][20][21][22]《習近平關(guān)于全面深化改革論述摘編》,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2014年,第35頁(yè)、第35頁(yè)、第139頁(yè)、第51頁(yè)、第26頁(yè)、第27頁(yè)、第44頁(yè)。

[3][5]《習近平在學(xué)習貫徹黨的二十大精神研討班開(kāi)班式上發(fā)表重要講話(huà)強調 正確理解和大力推進(jìn)中國式現代化》,《人民日報》,2023年2月8日,第1版。

[4]習近平:《高舉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偉大旗幟 為全面建設社會(huì )主義現代化國家而團結奮斗——在中國共產(chǎn)黨第二十次全國代表大會(huì )上的報告》,北京:人民出版社,2022年,第21頁(yè)。

[6]《習近平:鼓勵基層群眾解放思想積極探索 推動(dòng)改革頂層設計和基層探索互動(dòng)》,《人民日報》,2014年12月3日,第1版。

[8]《十九大以來(lái)重要文獻選編》(中),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2021年,第763頁(yè)。

[9][16][17]《習近平談治國理政》(第一卷),北京:外文出版社,2018年,第92頁(yè)、第101頁(yè)、第101頁(yè)。

[10]《征求對中共中央關(guān)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wèn)題的決定的意見(jiàn) 中共中央召開(kāi)黨外人士座談會(huì ) 習近平主持并發(fā)表重要講話(huà)》,《人民日報》,2013年11月14日,第1版。

[11]《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56年,第82頁(yè)。

[13] 習近平:《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 推進(jìn)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求是》,2023年第14期。

[14]《習近平:思想再解放改革再深入工作再抓實(shí) 推動(dòng)全面深化改革在新起點(diǎn)上實(shí)現新突破》,《人民日報》,2018年1月24日,第1版。

[18]《〈習近平總書(shū)記系列重要講話(huà)讀本(2016年版)〉十六、提高解決改革發(fā)展基本問(wèn)題的本領(lǐng)》,《人民日報》,2016年5月12日,第9版。

[19]《習近平主持召開(kāi)企業(yè)和專(zhuān)家座談會(huì )強調 緊扣推進(jìn)中國式現代化主題 進(jìn)一步全面深化改革》,《人民日報》,2024年5月24日,第1版。

責編:馮一帆/美編:石 玉

責任編輯:張宏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