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wǎng)站首頁(yè) | 網(wǎng)站地圖

人民論壇網(wǎng)·國家治理網(wǎng)> 前沿理論> 正文

學(xué)好用好“先立后破”的方法論

摘 要:習近平總書(shū)記十分重視全面深化改革的方法論問(wèn)題,并就全面深化改革作出一系列重要論述,其中引人注目的一條方法論就是“堅持不立不破、先立后破”。黨的十八大以來(lái),習近平總書(shū)記提出了“先立后破”的方法論,并就重大改革與法律的關(guān)系、能源革命、綠色轉型、中國式現代化、經(jīng)濟發(fā)展、新質(zhì)生產(chǎn)力等問(wèn)題對“先立后破”方法論作出論述;新時(shí)代新征程,“先立后破”對于我們進(jìn)一步全面深化改革具有普遍的方法論意義。必須堅持黨的領(lǐng)導、堅持人民至上、堅持問(wèn)題導向、堅持尊重規律。

關(guān)鍵詞:全面深化改革 先立后破 方法論

【中圖分類(lèi)號】D61 【文獻標識碼】A

黨的十八大以來(lái),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總結我國改革開(kāi)放的經(jīng)驗,立足新的改革形勢,作出了全面深化改革的重大決策,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huì )通過(guò)《中共中央關(guān)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wèn)題的決定》已經(jīng)十年多,改革開(kāi)放也已經(jīng)邁過(guò)了45個(gè)春秋。2024年5月23日,習近平總書(shū)記主持召開(kāi)企業(yè)和專(zhuān)家座談會(huì )強調:“進(jìn)一步全面深化改革,要緊扣推進(jìn)中國式現代化這個(gè)主題”。習近平總書(shū)記十分重視全面深化改革的方法論問(wèn)題,指出“改革開(kāi)放是前無(wú)古人的嶄新事業(yè),必須堅持正確的方法論,在不斷實(shí)踐探索中前進(jìn)”[1],“進(jìn)一步全面深化改革,要緊扣推進(jìn)中國式現代化這個(gè)主題,突出改革重點(diǎn),把牢價(jià)值取向,講求方式方法,為完成中心任務(wù)、實(shí)現戰略目標增添動(dòng)力”[2],并就全面深化改革作出一系列重要論述,其中引人注目的一條方法論就是“堅持不立不破、先立后破”。本文結合習近平總書(shū)記對這一問(wèn)題的論述,力圖從唯物辯證法的角度,結合中國改革開(kāi)放特別是全面深化改革實(shí)際,對這一重要方法論作出闡釋?zhuān)瑥亩沂境鲞@一方法論重要價(jià)值。

“立”與“破”的辯證關(guān)系

“立”與“破”,是中國傳統文化中常用以表述事物發(fā)展狀態(tài)的概念,在傳統典籍中相關(guān)表述較為豐富?!吨芤?middot;雜卦》云:“革,去故也;鼎,取新也。”《左傳·昭公十七年》曰:“彗,所以除舊布新也。”這里的“革故鼎新”“除舊布新”,講的就是破舊立新的意思,多指改朝換代或重大變革。按字義,“破”有“破除、解除、廢棄、突破”等義,“立”有“創(chuàng )立、成立、樹(shù)立、建立”等義。“立”與“破”,兩者是一對辯證關(guān)系,二者之間既相互聯(lián)系、相互依賴(lài)又相互制約、相互轉換。依據馬克思主義唯物辯證法,可以從對立統一規律、質(zhì)量互變規律、否定之否定規律等來(lái)闡釋“破”與“立”的辯證關(guān)系。

從對立統一規律來(lái)說(shuō),任何事物都包含著(zhù)矛盾的同一性和矛盾的斗爭性,矛盾的斗爭性是絕對的、矛盾的同一性是相對的。就此而言,每個(gè)事物都包含著(zhù)“立”與“破”兩個(gè)方面,它們是矛盾的對立統一體,“立”和“破”既相互對立、斗爭,又相互統一,共同存在于事物發(fā)展過(guò)程的始終。按照矛盾的同一性和矛盾的斗爭性辯證關(guān)系的原理,就要求我們既要在“立”中把握“破”,又要在“破”中把握“立”;不能只看到“立”看不到“破”,也不能只看到“破”而看不到“立”。當然這是對立統一規律的總要求,在具體運用過(guò)程中也會(huì )存在著(zhù)順序上的、秩序上的不同,要具體情況具體分析。

從質(zhì)量互變規律來(lái)說(shuō),當事物處于量變階段時(shí),“立”是矛盾的主要方面,即處于“先立后破”階段;當事物處于質(zhì)變階段時(shí),“破”就成為矛盾的主要方面,即處于“先破后立”階段。

從否定之否定規律來(lái)看,任何事物都包含著(zhù)兩個(gè)方面,一個(gè)是“立”的方面,一個(gè)是“破”的方面。“破”即事物的否定方面,“立”即事物的“肯定”方面。作為事物肯定方面的“立”是維持該事物存在的狀態(tài),作為事物否定方面的“破”是促使該事物滅亡的方面,即促使它轉化為其他事物的方面。

一方面,事物內部的“立”與“破”是對立的。“立”不是“破”,因為“立”維持著(zhù)事物質(zhì)的規定性,當“立”的方面處于優(yōu)勢時(shí),事物就會(huì )保持其原有的性質(zhì)和自身的存在;“破”不是“立”,因為“破”作為否定的方面,就是要消解“立”的規定性,一旦“破”在發(fā)展中取得了支配地位,事物就會(huì )改變自己的根本性質(zhì),達到對原有事物的否定。另一方面,事物內部的“立”與“破”又是統一的。“立”中包含著(zhù)“破”,在一定意義上,“立”就是“破”,或者說(shuō)是“既立又破”;另一方面,“破”中包含著(zhù)“立”,在一定意義上,“破”就是“立”,這就叫做“又破又立”。

事物內部同時(shí)包含“立”和“破”,二者的此消彼長(cháng)必然導致事物發(fā)展過(guò)程中包含“立”的階段與“破”的階段,這就必然存在著(zhù)時(shí)間的順序:先立后破、先破后立,不破不立、既破又立(破立結合是常態(tài))。當這對矛盾是處于對抗性矛盾時(shí),一般的狀態(tài)是通過(guò)革命,即“先破后立”。過(guò)去我們常講的“不破不立、先破后立”,強調的就是“破”的重要性。如中國共產(chǎn)黨團結帶領(lǐng)人民通過(guò)新民主主義革命建立新中國,就是“打碎一個(gè)舊世界”,建立“一個(gè)新世界”。當這對矛盾是非對抗性矛盾時(shí),一般的狀態(tài)是“先立后破”。正如唯物辯證法所指出的,量變的復雜性還體現在量變過(guò)程中包含著(zhù)質(zhì)變,即總的量變過(guò)程中的部分質(zhì)變——階段性部分質(zhì)變、局部性部分質(zhì)變。如,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的總過(guò)程是先破后立,但在不同的階段又有先立后破、邊破邊立的情況。在敵強我弱的條件下,為了發(fā)展集聚革命力量則需要先立后破,從而達到“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到了我方力量形成優(yōu)勢時(shí),即時(shí)和勢都在我方之時(shí),就需要先破后立,宜將剩勇追窮寇,從而解放全中國。

由此可見(jiàn),如何掌握“立”與“破”的辯證關(guān)系,就需要我們運用實(shí)踐智慧。所謂實(shí)踐智慧就是指為了實(shí)現目標,在注意事物之間復雜關(guān)系的同時(shí),及時(shí)且恰當地作出判斷的能力,這種能力只有在反復的實(shí)踐中,我們才能獲取。具體應用到實(shí)際的情境之中,就是該“立”的時(shí)候要“立”起來(lái),該“破”的時(shí)候就需要“破”,是“先破后立”還是“先立后破”或“邊立邊破”“又破又立”,就需要我們運用實(shí)踐智慧,根據具體情境來(lái)進(jìn)行判斷。

“先立后破”方法論的重要內涵

習近平總書(shū)記在2013年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huì )第二次全體會(huì )議上的講話(huà)中就提出“先立后破”的方法論,指出:“凡屬重大改革要于法有據,需要修改法律的可以先修改法律,先立后破,有序進(jìn)行。有的重要改革舉措,需要得到法律授權的,要按法律程序進(jìn)行。”[3]這充分體現了全面深化改革和全面依法治國的關(guān)系。全面深化改革在“四個(gè)全面”戰略布局中發(fā)揮著(zhù)動(dòng)力作用,全面深化改革和全面依法治國,如鳥(niǎo)之兩翼、車(chē)之雙輪,是“四個(gè)全面”戰略布局的動(dòng)力系統。

2018年是全面深化改革“在新起點(diǎn)上實(shí)現新突破”之年。在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中,我們探索和積累了寶貴經(jīng)驗,就是做到“六個(gè)堅持”,即“堅持黨對機構改革的全面領(lǐng)導,堅持不立不破、先立后破,堅持推動(dòng)機構職能優(yōu)化協(xié)同高效,堅持中央和地方一盤(pán)棋,堅持改革和法治相統一相協(xié)調,堅持把思想政治工作貫穿改革全過(guò)程”[4]。實(shí)踐證明,黨中央關(guān)于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的戰略決策是完全正確的,改革的組織實(shí)施是堅強有力的,充分體現出全黨高度的思想自覺(jué)、政治自覺(jué)、行動(dòng)自覺(jué),充分反映出黨的十八大以來(lái)全面從嚴治黨產(chǎn)生的良好政治效應,充分彰顯黨的集中統一領(lǐng)導和我國社會(huì )主義制度的政治優(yōu)勢。

2014年6月,習近平總書(shū)記提出“四個(gè)革命、一個(gè)合作”能源安全新戰略,將能源消費革命放在工作首要位置。2020年9月,我國向國際社會(huì )作出碳達峰、碳中和莊嚴承諾,對推動(dòng)全社會(huì )各領(lǐng)域節能降碳提出新的更高要求。為此,習近平總書(shū)記在多個(gè)場(chǎng)合反復強調推進(jìn)碳達峰碳中和是一個(gè)過(guò)程,不能簡(jiǎn)單地搞一刀切,不能將長(cháng)期目標短期化、全局目標碎片化來(lái)處理,出現運動(dòng)式“減碳”等現象。比如,有的地方為了“減碳”,出現簡(jiǎn)單地拉閘限電現象,搞得人心不穩,不僅不利于減碳目標的實(shí)現,還不利于推進(jìn)全面深化改革目標的實(shí)現。習近平總書(shū)記強調:“要加大改革攻堅力度,進(jìn)一步激發(fā)市場(chǎng)主體活力。堅持高水平開(kāi)放,堅定不移推進(jìn)共建‘一帶一路’高質(zhì)量發(fā)展。要統籌有序做好碳達峰、碳中和工作,盡快出臺2030年前碳達峰行動(dòng)方案,堅持全國一盤(pán)棋,糾正運動(dòng)式‘減碳’,先立后破,堅決遏制‘兩高’項目盲目發(fā)展。”[5]推動(dòng)能源革命,“要立足我國能源資源稟賦,堅持先立后破、通盤(pán)謀劃,傳統能源逐步退出必須建立在新能源安全可靠的替代基礎上”。這就是說(shuō),在新能源安全及其產(chǎn)業(yè)體系建立起來(lái)的基礎上(立),才能根據實(shí)際情況,讓傳統能源逐步退出(破),從而實(shí)現能源革命。與此相類(lèi)似,我國實(shí)現綠色轉型是一個(gè)過(guò)程,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要先立后破,而不能夠未立先破。富煤貧油少氣是我國的國情,以煤為主的能源結構短期內難以根本改變。實(shí)現‘雙碳’目標,必須立足國情,堅持穩中求進(jìn)、逐步實(shí)現,不能脫離實(shí)際、急于求成,搞運動(dòng)式‘降碳’、踩‘急剎車(chē)’。不能把手里吃飯的家伙先扔了,結果新的吃飯家伙還沒(méi)拿到手,這不行。既要有一個(gè)綠色清潔的環(huán)境,也要保證我們的生產(chǎn)生活正常進(jìn)行。”[6]習近平總書(shū)記在主持召開(kāi)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huì )第二次會(huì )議強調:“黨的十八大以來(lái),我們把綠色低碳和節能減排擺在突出位置,建立并實(shí)施能源消耗總量和強度雙控制度,有力促進(jìn)我國能源利用效率大幅提升和二氧化碳排放強度持續下降。從能耗雙控逐步轉向碳排放雙控,要堅持先立后破,完善能耗雙控制度,優(yōu)化完善調控方式,加強碳排放雙控基礎能力建設,健全碳排放雙控各項配套制度,為建立和實(shí)施碳排放雙控制度積極創(chuàng )造條件。要一以貫之堅持節約優(yōu)先方針,更高水平、更高質(zhì)量地做好節能工作,用最小成本實(shí)現最大收益。要把穩工作節奏,統籌好發(fā)展和減排關(guān)系,實(shí)事求是、量力而行,科學(xué)調整優(yōu)化政策舉措。”正基于此,習近平總書(shū)記反復強調:“實(shí)現碳達峰碳中和,等不得也急不得,不可能畢其功于一役,必須堅持穩中求進(jìn)、逐步實(shí)現,決不能搞‘碳沖鋒’、‘運動(dòng)式減碳’。要立足國情,堅持先立后破,加快規劃建設新型能源體系,確保能源安全。”[7]

2021年是黨和國家歷史上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一年。世紀疫情沖擊下,百年變局加速演進(jìn),外部環(huán)境更趨復雜嚴峻和不確定。在這個(gè)大的背景下,習近平總書(shū)記在2021年12月8日召開(kāi)的中央經(jīng)濟工作會(huì )議上強調指出:“在應對風(fēng)險挑戰的實(shí)踐中,我們進(jìn)一步積累了對做好經(jīng)濟工作的規律性認識。必須堅持黨中央集中統一領(lǐng)導,沉著(zhù)應對重大挑戰,步調一致向前進(jìn)。必須堅持高質(zhì)量發(fā)展,堅持以經(jīng)濟建設為中心是黨的基本路線(xiàn)的要求,全黨都要聚精會(huì )神貫徹執行,推動(dòng)經(jīng)濟實(shí)現質(zhì)的穩步提升和量的合理增長(cháng)。必須堅持穩中求進(jìn),調整政策和推動(dòng)改革要把握好時(shí)度效,堅持先立后破、穩扎穩打。必須加強統籌協(xié)調,堅持系統觀(guān)念。”在2023年12月召開(kāi)的中央經(jīng)濟工作會(huì )議上,習近平總書(shū)記再次強調:“要堅持穩中求進(jìn)、以進(jìn)促穩、先立后破,多出有利于穩預期、穩增長(cháng)、穩就業(yè)的政策,在轉方式、調結構、提質(zhì)量、增效益上積極進(jìn)取,不斷鞏固穩中向好的基礎。”由此可見(jiàn),先立后破就是要側重于“立”和“穩”,只有“立”住了,才能“穩預期、穩增長(cháng)、穩就業(yè)”。這就是“穩中求進(jìn)、以進(jìn)促穩、先立后破”的辯證法。“先立”強調“穩”但并不是不進(jìn)、不破,而是穩中求進(jìn);“后破”的目的是更好地“進(jìn)”,以進(jìn)促穩,“轉方式、調結構”這都是“破”,“后破”是為了“提質(zhì)量、增效益”,“不斷鞏固穩中向好的基礎”,是為了更好地“立”得住、“立”得穩。只有這樣,才能推進(jìn)全面深化改革。在現實(shí)工作中,有些地方在政策調整、推動(dòng)改革時(shí),由于沒(méi)有妥善地處理好“立”與“破”、“穩”與“進(jìn)”的關(guān)系,從而使改革工作出現偏差,引起社會(huì )的輿情波動(dòng),帶來(lái)矛盾風(fēng)險疊加的后果。比如,有的急于求進(jìn),未立先破;有的單項突進(jìn),使改革的協(xié)同性、聯(lián)動(dòng)性不夠,從而出現問(wèn)題;有的地方急躁冒進(jìn),只破不立,或快破慢立,缺乏改革決策的科學(xué)性。因此,必須重視改革的整體推進(jìn),深入研究各領(lǐng)域改革關(guān)聯(lián)性和各項改革舉措的耦合性,“防止畸重畸輕、單兵突進(jìn)、顧此失彼”[8]。

黨的二十大報告初步構建了中國式現代化理論體系。新時(shí)代新征程,面對中國式現代化這個(gè)“最大的政治”,習近平總書(shū)記強調:“我們要堅定不移推進(jìn)中國式現代化,完整、準確、全面貫徹新發(fā)展理念,加快構建新發(fā)展格局,推動(dòng)高質(zhì)量發(fā)展,統籌好發(fā)展和安全。要堅持穩中求進(jìn)、以進(jìn)促穩、先立后破,鞏固和增強經(jīng)濟回升向好態(tài)勢,實(shí)現經(jīng)濟行穩致遠。要全面深化改革開(kāi)放,進(jìn)一步提振發(fā)展信心,增強經(jīng)濟活力,以更大力度辦教育、興科技、育人才。”[9]必須聚焦全面建設社會(huì )主義現代化國家中的重大問(wèn)題謀劃推進(jìn)改革,在重點(diǎn)推進(jìn)經(jīng)濟體制改革的同時(shí),統籌謀劃好教育科技人才、政治、法治、文化、社會(huì )、生態(tài)、國家安全和黨的建設領(lǐng)域的改革,著(zhù)力解決制約構建新發(fā)展格局和推動(dòng)高質(zhì)量發(fā)展的卡點(diǎn)堵點(diǎn)問(wèn)題、發(fā)展環(huán)境和民生領(lǐng)域的痛點(diǎn)難點(diǎn)問(wèn)題、有悖社會(huì )公平正義的焦點(diǎn)熱點(diǎn)問(wèn)題,努力在破除各方面體制機制弊端、調整深層次利益格局上再攻下一些難點(diǎn),不斷為經(jīng)濟社會(huì )發(fā)展增動(dòng)力、添活力。

2024年是新中國成立75周年,是實(shí)現“十四五”規劃目標任務(wù)的關(guān)鍵一年。習近平總書(shū)記在2024年春節團拜會(huì )上發(fā)表重要講話(huà),再次重申“先立后破”的方法論,指出:“我們要堅持穩中求進(jìn)工作總基調,貫徹穩中求進(jìn)、以進(jìn)促穩、先立后破的要求,完整、準確、全面貫徹新發(fā)展理念,統籌高質(zhì)量發(fā)展和高水平安全,突出重點(diǎn)、把握關(guān)鍵,銳意進(jìn)取、真抓實(shí)干,切實(shí)增強經(jīng)濟活力、防范化解風(fēng)險、改善社會(huì )預期,鞏固和增強經(jīng)濟回升向好態(tài)勢,持續增進(jìn)民生福祉,保持社會(huì )大局和諧穩定。要進(jìn)一步全面深化改革,著(zhù)力破解深層次體制機制障礙和結構性矛盾,充分激發(fā)全社會(huì )創(chuàng )業(yè)創(chuàng )新創(chuàng )造活力,為推進(jìn)中國式現代化注入強大動(dòng)力,使中國式現代化建設披荊斬棘、一往無(wú)前。”[10]隨后,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kāi)會(huì )議討論政府工作報告時(shí),習近平總書(shū)記強調:“今年工作要堅持穩中求進(jìn)、以進(jìn)促穩、先立后破。積極的財政政策要適度加力、提質(zhì)增效,穩健的貨幣政策要靈活適度、精準有效,增強宏觀(guān)政策取向一致性,營(yíng)造穩定透明可預期的政策環(huán)境。要大力推進(jìn)現代化產(chǎn)業(yè)體系建設,加快發(fā)展新質(zhì)生產(chǎn)力。”[11]

貫徹新發(fā)展理念,構建新發(fā)展格局,推動(dòng)高質(zhì)量發(fā)展,必須大力發(fā)展新質(zhì)生產(chǎn)力。在發(fā)展新質(zhì)生產(chǎn)力的過(guò)程中,我們必須正確處理好新質(zhì)生產(chǎn)力和傳統產(chǎn)業(yè)的關(guān)系,不能因為發(fā)展新質(zhì)生產(chǎn)力就輕視甚至忽視傳統生產(chǎn)力和傳統產(chǎn)業(yè)的發(fā)展。“發(fā)展新質(zhì)生產(chǎn)力不是忽視、放棄傳統產(chǎn)業(yè),要防止一哄而上、泡沫化,也不要搞一種模式。各地要堅持從實(shí)際出發(fā),先立后破、因地制宜、分類(lèi)指導,根據本地的資源稟賦、產(chǎn)業(yè)基礎、科研條件等,有選擇地推動(dòng)新產(chǎn)業(yè)、新模式、新動(dòng)能發(fā)展,用新技術(shù)改造提升傳統產(chǎn)業(yè),積極促進(jìn)產(chǎn)業(yè)高端化、智能化、綠色化。”[12]按照“先立后破”的方法論,我們應該在發(fā)展戰略性新興產(chǎn)業(yè)和未來(lái)產(chǎn)業(yè)的同時(shí),并不對傳統勞動(dòng)密集型產(chǎn)業(yè)等實(shí)施歧視性政策,甚至在必要的條件下,還要出臺對勞動(dòng)密集型產(chǎn)業(yè)的扶持政策,從而避免其規模下降與產(chǎn)業(yè)轉移帶來(lái)的就業(yè)壓力和經(jīng)濟增長(cháng)速度的壓力。既要防止舊動(dòng)能退出過(guò)慢、擠占新動(dòng)能發(fā)展的空間而導致經(jīng)濟發(fā)展進(jìn)程緩慢,又要防止舊動(dòng)能退出過(guò)快、新動(dòng)能不能及時(shí)接續而造成負面影響。

綜上所述,黨的十八大以來(lái),習近平總書(shū)記就全面深化改革提出了“先立后破”的方法論,并就重大改革與法律的關(guān)系、能源革命、綠色轉型、中國式現代化、經(jīng)濟發(fā)展、發(fā)展新質(zhì)生產(chǎn)力等貫徹落實(shí)“先立后破”方法論作出了詳細論述。這些論述對于新時(shí)代新征程我們深刻把握全面深化改革的內在規律,堅持正確的方法論,具有極其重要的指導意義和現實(shí)價(jià)值。

正確把握“先立后破”的方法論

2024年5月23日下午,習近平總書(shū)記在山東主持召開(kāi)企業(yè)和專(zhuān)家座談會(huì )上強調:“改革有破有立,得其法則事半功倍,不得法則事倍功半甚至產(chǎn)生負作用。”[13]全面深化改革是“立”與“破”的統一,這就要求我們必須正確處理好“立”與“破”的辯證關(guān)系。在全面深化改革的過(guò)程中,我們進(jìn)一步深化理解“先立后破”的方法論,就要回答以下問(wèn)題,即為什么要“立”?具體“立”什么?怎么去“立”?為什么要“破”?具體“破”什么?怎么去“破”?為什么全面深化改革要堅持“先立后破”?對這些問(wèn)題的回答,就需要我們發(fā)揮實(shí)踐智慧。

全面深化改革的總目標,是“完善和發(fā)展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制度,推進(jìn)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14]新時(shí)代謀劃全面深化改革,“必須以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制度、推進(jìn)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為主軸,深刻把握我國發(fā)展要求和時(shí)代潮流,把制度建設和治理能力建設擺到更加突出的位置,繼續深化各領(lǐng)域各方面體制機制改革,推動(dòng)各方面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推進(jìn)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15]回眸改革開(kāi)放和社會(huì )主義現代化建設新時(shí)期,我們可以發(fā)現改革開(kāi)放的方法論主要體現為“先破后立”或“邊破邊立”。具體來(lái)說(shuō),改革開(kāi)放之初通過(guò)恢復實(shí)事求是的思想路線(xiàn),實(shí)現了從以階級斗爭為綱轉變?yōu)橐越?jīng)濟建設為中心,堅持“一個(gè)中心,兩個(gè)基本點(diǎn)”;打破傳統的計劃經(jīng)濟體制,建立社會(huì )主義市場(chǎng)經(jīng)濟體制的轉變。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huì )是劃時(shí)代的,開(kāi)啟了改革開(kāi)放和社會(huì )主義現代化建設歷史新時(shí)期;同樣,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huì )也是劃時(shí)代的,開(kāi)啟了全面深化改革、系統整體設計推進(jìn)改革的新時(shí)代,開(kāi)創(chuàng )了我國改革開(kāi)放全新局面——全面深化改革。“我們以前所未有的決心和力度推進(jìn)全面深化改革,啃下了不少硬骨頭,闖過(guò)了不少急流險灘,改革全面發(fā)力、多點(diǎn)突破、縱深推進(jìn),主要領(lǐng)域改革主體框架基本確立,有力推進(jìn)了各項事業(yè)發(fā)展。”[16]可以說(shuō),新時(shí)代以來(lái),我們推動(dòng)的改革是全方位、深層次、根本性的,取得的成就是歷史性、革命性、開(kāi)創(chuàng )性的。“放眼全世界,沒(méi)有哪個(gè)國家和政黨,能有這樣的政治氣魄和歷史擔當,敢于大刀闊斧、刀刃向內、自我革命,也沒(méi)有哪個(gè)國家和政黨,能在這么短時(shí)間內推動(dòng)這么大范圍、這么大規模、這么大力度的改革,這是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制度的鮮明特征和顯著(zhù)優(yōu)勢。”[17]在這樣的條件下,“邊破邊立”的零散的改革、碎片化的改革已經(jīng)不能滿(mǎn)足制度建設的需求,也就不能滿(mǎn)足完善和發(fā)展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的要求。只有“先立后破”才能解決問(wèn)題。在這里,“立”主要是指創(chuàng )造出新機制、新技術(shù)、新業(yè)態(tài)等新事物,相應地,“破”大致是指摒棄舊機制、舊技術(shù)、舊業(yè)態(tài)等舊事物。之所以要“先立后破”,其中一個(gè)重要的原因,就是因為“我們是一個(gè)大國,決不能在根本性問(wèn)題上出現顛覆性失誤,一旦出現就無(wú)可挽回、無(wú)法彌補”[18]。這就進(jìn)一步強調了“立”的重要性。另一方面,不能因為這樣就什么都不動(dòng)、什么都不干、什么都不改,如果這樣,這就從一個(gè)極端走向了另一個(gè)極端,從而導致僵化、封閉、保守。“開(kāi)放帶來(lái)進(jìn)步,封閉必然落后”[19],這就說(shuō)明“破”的重要性。只有堅持“先立后破”,才能正確處理和解決當前社會(huì )的主要矛盾。

“先立后破”對于我們進(jìn)一步全面深化改革具有普遍的方法論意義。“先立后破”,把“立”放在前面、放在首位,強調和關(guān)注“立”在當頭、“立”在當下。具體來(lái)說(shuō),其方法論意義就是要根據國內國際形勢的變化,建立新的體制機制、制定新的政策、貫徹新發(fā)展理念、構建新發(fā)展格局、推動(dòng)高質(zhì)量發(fā)展、發(fā)展新質(zhì)生產(chǎn)力。只有新的制度建設好了,新的體制和新的政策完善了,舊的制度、舊的體制機制、舊的政策才能適時(shí)退出。而在新的制度還沒(méi)有建設好,新的體制、機制和政策還沒(méi)有完善好的情況下,不輕易改變原來(lái)的制度、體制機制和政策,只有這樣,才能思深以致遠,謀定而后動(dòng)。全面深化改革從一開(kāi)始就有明確的總目標,這就是完善和發(fā)展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制度,推進(jìn)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為達成這一目標,改革的第一階段重點(diǎn)推出基礎性、牽引性改革,為制度體系夯基壘臺、立梁架柱;第二階段全面推進(jìn)、積厚成勢,重點(diǎn)推出創(chuàng )造性、引領(lǐng)性改革,拓展制度體系建設基礎;第三階段重點(diǎn)出臺戰略性改革、戰役性改革,促進(jìn)改革和制度體系系統集成、協(xié)同高效。”[20]全面深化改革,堅持“先立后破”,對此可以從多方面來(lái)進(jìn)行把握。

堅持黨的領(lǐng)導。堅持黨的領(lǐng)導是中國共產(chǎn)黨奮斗百年來(lái)最重要的一條歷史經(jīng)驗,也是全面深化改革必須堅持的重大原則。中國共產(chǎn)黨領(lǐng)導是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最本質(zhì)的特征,是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制度的最大優(yōu)勢,中國共產(chǎn)黨是最高政治領(lǐng)導力量。堅持黨中央集中統一領(lǐng)導是最高政治原則。黨政軍民學(xué)、東西南北中,黨是領(lǐng)導一切的。全面深化改革是黨和國家事業(yè)的有機組成部分,是在中國共產(chǎn)黨的領(lǐng)導下推進(jìn)的。“全面深化改革是一場(chǎng)攻堅戰”[21],“問(wèn)題的實(shí)質(zhì)是改什么、不改什么,有些不改的、不能改的,再過(guò)多長(cháng)時(shí)間也是不改”[22]。全面深化改革的正確方向就是必須堅持黨的集中統一領(lǐng)導,堅持以習近平新時(shí)代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思想為指導,堅持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道路不動(dòng)搖,既不走老路,也不走邪路。正如習近平總書(shū)記所強調的:“改革無(wú)論怎么改,堅持黨的全面領(lǐng)導、堅持馬克思主義、堅持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道路、堅持人民民主專(zhuān)政等根本的東西絕對不能動(dòng)搖,同時(shí)要敢于創(chuàng )新,把該改的、能改的改好、改到位,看準了就堅定不移抓。”[23]這就堅持了“改”與“不該”的辯證法。

堅持人民至上。必須堅持人民至上,是中國共產(chǎn)黨百余年來(lái)奮斗的歷史經(jīng)驗之一,是習近平新時(shí)代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思想的世界觀(guān)和方法論的要求,也是全面深化改革必須堅持的重大原則。“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全面深化改革,堅持“先立后破”,“立”的前提就是走好黨的群眾路線(xiàn)。“在全面深化改革進(jìn)程中,遇到關(guān)系復雜、難以權衡的利益問(wèn)題,要認真想一想群眾實(shí)際情況究竟怎樣?群眾到底在期待什么?群眾利益如何保障?群眾對我們的改革是否滿(mǎn)意?”[24]因此,就“要廣泛聽(tīng)取群眾意見(jiàn)和建議,及時(shí)總結群眾創(chuàng )造的新鮮經(jīng)驗,充分調動(dòng)群眾推進(jìn)改革的積極性、主動(dòng)性、創(chuàng )造性,把最廣大人民智慧和力量凝聚到改革上來(lái),同人民一道把改革推向前進(jìn)。”[25]新時(shí)代新征程,人民群眾對共同富裕的需求日益強烈,對高質(zhì)量消費品和服務(wù)、教育、就業(yè)、收入、社會(huì )保障、住房、醫療衛生服務(wù)、文化、生態(tài)環(huán)境以及良好黨風(fēng)政風(fēng)的需求日益增強,所有這些都提升了統籌推進(jìn)改革發(fā)展穩定的緊迫性。

堅持問(wèn)題導向。必須堅持問(wèn)題導向,這是習近平新時(shí)代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思想的世界觀(guān)和方法論的要求。進(jìn)一步全面深化改革,要抓住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要錨定完善和發(fā)展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制度、推進(jìn)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這個(gè)總目標,緊扣推進(jìn)中國式現代化,堅持目標導向和問(wèn)題導向相結合,奔著(zhù)問(wèn)題去、盯著(zhù)問(wèn)題改,堅決破除妨礙推進(jìn)中國式現代化的思想觀(guān)念和體制機制弊端,著(zhù)力破解深層次體制機制障礙和結構性矛盾,不斷為中國式現代化注入強勁動(dòng)力、提供有力制度保障。”[26]習近平總書(shū)記鮮明指出:“改革是由問(wèn)題倒逼而產(chǎn)生,又在不斷解決問(wèn)題中得以深化。”[27]進(jìn)一步全面深化改革,“必須在深入調查研究的基礎上提出全面深化改革的頂層設計和總體規劃,提出改革的戰略目標、戰略重點(diǎn)、優(yōu)先順序、主攻方向、工作機制、推進(jìn)方式,提出改革總體方案、路線(xiàn)圖、時(shí)間表”[28]。所謂頂層設計,就是“要對經(jīng)濟體制、政治體制、文化體制、社會(huì )體制、生態(tài)體制作出統籌設計,加強對各項改革關(guān)聯(lián)性的研判,努力做到全局和局部相配套、治本和治標相結合、漸進(jìn)和突破相促進(jìn)”[29]。全面深化改革,為什么要“破”?這是因為,“容易的、皆大歡喜的改革已經(jīng)完成了,好吃的肉都吃掉了,剩下的都是難啃的硬骨頭”[30]。“推進(jìn)改革矛盾多、難度大,但不改不行。”[31]在這種情況下全面深化改革“要有強烈的問(wèn)題意識,以重大問(wèn)題為導向,抓住重大問(wèn)題、關(guān)鍵問(wèn)題進(jìn)一步研究思考,找出答案,著(zhù)力推動(dòng)解決我國發(fā)展面臨的一系列突出矛盾和問(wèn)題”[32]。在這個(gè)過(guò)程中,我們就要“聚焦實(shí)踐遇到的新問(wèn)題、改革發(fā)展穩定存在的深層次問(wèn)題、人民群眾急難愁盼問(wèn)題、國際變局中的重要問(wèn)題、黨的建設面臨的突出問(wèn)題”[33],既要“勇于沖破思想觀(guān)念的障礙、又勇于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籬”[34]。

堅持尊重規律。如果說(shuō),在改革開(kāi)放之初,特別是建立社會(huì )主義市場(chǎng)經(jīng)濟之初,由于我們黨從事的改革事業(yè)是前無(wú)古人的,是開(kāi)創(chuàng )性的事業(yè),因此,是以摸著(zhù)石頭過(guò)河為主,就是“先破后立”“邊破邊立”。“摸著(zhù)石頭過(guò)河,是富有中國特色、符合中國國情的改革方法”。[35]在具體實(shí)踐中,“對必須取得突破但一時(shí)還不那么有把握的改革,就采取試點(diǎn)探索、投石問(wèn)路的方法,先行試點(diǎn),尊重實(shí)踐、尊重創(chuàng )造,鼓勵大膽探索、勇于開(kāi)拓,取得經(jīng)驗、看得很準了再推開(kāi)”[36]。這種“漸進(jìn)性改革”的方式完全不同于蘇聯(lián)的“休克療法”。因為“休克療法”是“只破不立”或“快破慢立”,其“結果引起了劇烈政治動(dòng)蕩和社會(huì )動(dòng)亂,教訓是很深刻的”[37]。全面深化改革,是已經(jīng)在“立”的總目標明確的基礎上進(jìn)行的,因此,就要加強頂層設計和摸著(zhù)石頭過(guò)河相結合。“在越來(lái)越深的水中前行,遇到的阻力必然越來(lái)越大,面對的暗礁、潛流、漩渦可能越來(lái)越多?,F階段推進(jìn)改革,必須識得水性、把握大局、穩中求進(jìn)。”[38]“摸著(zhù)石頭過(guò)河也是有規則的,要按照已經(jīng)認識到的規律來(lái)辦,在實(shí)踐中再加深對規律的認識,而不是腳踩西瓜皮,滑到哪里算哪里。”[39]全面深化改革,必須堅持尊重客觀(guān)規律和發(fā)揮主觀(guān)能動(dòng)性的辯證統一。“只有既解決好生產(chǎn)關(guān)系中不適應的問(wèn)題,又解決好上層建筑中不適應的問(wèn)題,這樣才能產(chǎn)生綜合效應”[40]。

本文作者為大連理工大學(xué)馬克思主義學(xué)院教授;本文系2022年度遼寧省高校思想政治理論課教學(xué)改革研究項目(項目編號:001)階段性成果】

注釋

[1][16][40]習近平:《全面深化改革開(kāi)放,為中國式現代化持續注入強勁動(dòng)力》,《求是》,2024年第10期。

[2][13][23][26]《緊扣推進(jìn)中國式現代化主題 進(jìn)一步全面深化改革》,《人民日報》,2024年05月24日,第1版。

[3][8][18][21][22][24][25][27][28][29][30][31][32][34][36][37][38][39]中央文獻研究室編:《習近平關(guān)于全面深化改革論述摘編》,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2014年,第47頁(yè),第44頁(yè),第35頁(yè),第147頁(yè),第33頁(yè),第41頁(yè),第41頁(yè),第8頁(yè),第32頁(yè),第32頁(yè),第51頁(yè),第30頁(yè),第38頁(yè),第30—31頁(yè),第43頁(yè),第43頁(yè),第42頁(yè),第43頁(yè)。

[4]習近平:《鞏固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成果 推進(jìn)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人民日報》,2019年7月6日,第1版。

[5]《習近平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會(huì )議 分析研究當前經(jīng)濟形勢和經(jīng)濟工作》,中國政府網(wǎng),https://www.gov.cn/xinwen/2021-07/30/content_5628481.htm,2021年7月30日。

[6]《“不能把手里吃飯的家伙先扔了”》,《人民日報》,2022年3月6日,第1版。

[7]習近平:《推進(jìn)生態(tài)文明建設需要處理好幾個(gè)重大關(guān)系》,《求是》,2023年第22期,第4—7頁(yè)。

[9]《國家主席習近平發(fā)表二〇二四年新年賀詞》,《人民日報》,2024年1月1日,第1版。

[10]習近平:《在二〇二四年春節團拜會(huì )上的講話(huà)》,《人民日報》,2024年2月9日,第1版。

[11]《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kāi)會(huì )議討論政府工作報告》,《人民日報》,2024年3月1日,第1版。

[12]《習近平在參加江蘇代表團審議時(shí)強調:因地制宜發(fā)展新質(zhì)生產(chǎn)力》,中國政府網(wǎng),https://www.gov.cn/yaowen/liebiao/202403/content_6936752.htm,2024年3月6日。

[14]《中共中央關(guān)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wèn)題的決定》,北京:人民出版社,2013年,第3頁(yè)。

[15]《習近平談治國理政》(第三卷),北京:外文出版社,2020年,第112頁(yè)。

[17]《守正創(chuàng )新真抓實(shí)干 在新征程上譜寫(xiě)改革開(kāi)放新篇章》,《人民日報》,2023年4月22日,第1版。

[19]習近平:《在慶祝改革開(kāi)放40周年大會(huì )上的講話(huà)》,北京:人民出版社,2018年,第30頁(yè)。

[20]趙凌云、楚武干:《全面深化改革的發(fā)生、歷程與成就》,《江漢論壇》,2024年第4期,第39—48頁(yè)。

[33]習近平:《高舉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偉大旗幟 為全面建設社會(huì )主義現代化國家而團結奮斗》,北京:人民出版社,2022年版,第20頁(yè)。

[35]《習近平談治國理政》,北京:外文出版社,2014年,第68頁(yè)。

責編:馮一帆/美編:石 玉

責任編輯:張宏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