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wǎng)站首頁(yè) | 網(wǎng)站地圖

大國新村
首頁(yè) > 理論前沿 > 深度原創(chuàng ) > 正文

非遺“出?!焙我阅苌罨拿鹘涣骰ヨb

作者:中山大學(xué)中國非物質(zhì)文化遺產(chǎn)研究中心主任、中文系教授,廣州新華學(xué)院中文系系主任 宋俊華

國家級非遺香云紗驚艷亮相國際米蘭設計周,茉莉花茶融入巴黎米其林餐廳,英歌舞“火爆”倫敦,黎巴嫩小伙子當上京劇“練習生”,哥倫比亞攝影師在線(xiàn)宣傳粵劇……近幾年,大量中國非遺進(jìn)入國際社會(huì )視野,充分彰顯了中華文明的深厚魅力。根據《保護非物質(zhì)文化遺產(chǎn)公約》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非物質(zhì)文化遺產(chǎn)法》的界定,非物質(zhì)文化遺產(chǎn)(簡(jiǎn)稱(chēng)“非遺”)是指各族人民世代傳承,并視為其文化遺產(chǎn)組成部分的各種活態(tài)知識、技能、民俗、藝術(shù)等文化表現形式。我國非遺是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中華文明綿延傳承的生動(dòng)見(jiàn)證,是連結民族情感、維系國家統一的重要基礎。保護好、傳承好、利用好非物質(zhì)文化遺產(chǎn),對內有利于加強民族團結,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維護國家統一;對外有助于深化文明交流互鑒,推動(dòng)構建人類(lèi)命運共同體。

然而,不同文明交流的歷史從來(lái)都不是一帆風(fēng)順的。隨著(zhù)國際政治環(huán)境日趨復雜、逆全球化以及各類(lèi)社會(huì )思潮交鋒等,中國非遺“出海”面臨不小的壓力和挑戰。如何正確認識中國非遺“出海”的必要性與可能性,總結歷史經(jīng)驗和教訓,堅定信心,積極探索適應新時(shí)代要求的實(shí)踐模式,讓世界人民更好地了解、理解、熱愛(ài)、共享中國非遺,深化文明交流互鑒,是一項需要深入研究的課題。中國非遺“出海”,是新時(shí)代中國對外文化交流的重要內容,既有歷史延續性,又有新特點(diǎn)、新要求。目前,學(xué)術(shù)界對中國非遺“出海”問(wèn)題關(guān)注度很高,已有一定研究基礎。

中國非遺“出海”的歷史回顧與反思

中華文明是在同其他文明不斷交流互鑒中形成的開(kāi)放體系。中華五千多年文明史,是中華民族與其他民族交往交流的發(fā)展史,一定程度上說(shuō),也是一部中國非遺“出海”史。在“非遺”概念出現以前,非遺一直是中國對外文化交流的重要內容,并受政治、經(jīng)濟和文化等影響而呈現出鮮明的歷史特點(diǎn),主要表現為以下四種方式:

一是作為對外政治附帶物的非遺“出海”。自秦漢至晚清,中國古代統治者一直把“華夷”思想作為處理與他國政治關(guān)系的基本原則,把接受藩屬?lài)暡⒒刭n包括非遺產(chǎn)品在內的國家物產(chǎn),視為一種自然而然的政治禮節。無(wú)論是漢、唐盛世的“萬(wàn)國來(lái)朝”,還是明朝鄭和七次下西洋,基于華夷思想的封建王朝常常把絲綢、瓷器、茶葉等中國非遺作為重要的政治禮品送往他國。這些政治禮品雖然客觀(guān)上扮演了中國非遺“出海”的角色,但其本質(zhì)上是政治交往的附帶物。

二是作為對外貿易方式的非遺“出海”。1877年,德國地理學(xué)家李?;舴以谄渲?zhù)作《中國》一書(shū)中首次提出了“絲綢之路”的概念,它包括從古代中國長(cháng)安或洛陽(yáng),經(jīng)甘肅、新疆,到中亞、西亞并連接地中海各國的陸上絲綢之路,和從泉州、廣州經(jīng)中南半島和南海諸國,穿過(guò)印度洋,進(jìn)入紅海,抵達東非和歐洲的海上絲綢之路。在絲綢之路上的中國非遺“出海”,是以絲綢、陶瓷、茶葉、中醫藥材等為代表的非遺產(chǎn)品“出海”,同時(shí)也伴隨造紙術(shù)、印刷術(shù)、火藥制作技藝等非遺的“出海”,對世界經(jīng)濟、科技與文化發(fā)展都產(chǎn)生了重要影響。但絲綢之路上的中國非遺“出海”,本質(zhì)上是一種自發(fā)的對外經(jīng)濟貿易方式,不是主動(dòng)純粹的文化交往交流方式。

三是作為宗教傳播產(chǎn)物的非遺“出海”。15世紀后期,隨著(zhù)世界地理大發(fā)現及西班牙、葡萄牙的對外擴張,歐洲傳教士紛紛前來(lái)中國傳教。為了更好地推行知識傳教政策,歐洲傳教士必須熟悉中華文化,他們把中國非遺產(chǎn)品帶回本國進(jìn)行研究、仿制。從明朝末年到清康熙前期,意大利佛羅倫薩設廠(chǎng)制造了藍花軟瓷,比薩瓷工制成了軟質(zhì)青花瓷碗,其產(chǎn)品以中國福建白瓷為樣本??滴跏拍暌院?,英國家具制造商開(kāi)始仿造中國漆器家具的圖案和色彩,打造中式家具??滴跞荒?,法國圣安托萬(wàn)地區開(kāi)始仿照中國式樣制造漆器,多以牡丹花鳥(niǎo)、中國婦女、中式欄桿、房舍等作為裝飾圖案。盡管在歐洲傳教士傳教過(guò)程中的中國非遺及產(chǎn)品“出海”,對中歐文化交往交流產(chǎn)生了重要歷史影響,但本質(zhì)上是宗教傳播的一種產(chǎn)物,仍然不是一種主動(dòng)、自覺(jué)、平等的文化交往交流。

四是伴隨海外移民的非遺“出海”。自先秦時(shí)期起,中國就出現向海外移民的歷史。早期移居海外的中國人往往被稱(chēng)為“漢人”“唐人”,鴉片戰爭后多被稱(chēng)為“華工”“華商”“華人”。從20世紀初起,“華僑”成為海外中國人的通稱(chēng)。1840年鴉片戰爭后一直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是中國海外移民較多時(shí)期。鴉片戰爭后,清王朝被迫同意英、法、美等國來(lái)華招工,大量中國人被“招募”到南洋、澳洲、拉丁美洲、北美洲、非洲和歐洲做苦工,使得這一時(shí)期海外移民呈現出以華工為主體的特點(diǎn)。這些華工在赴海外務(wù)工過(guò)程中把中國的非遺及其產(chǎn)品帶到海外,包括生產(chǎn)與生活技藝、民俗、傳統醫藥、藝術(shù)等非遺及其產(chǎn)品,并世代在海外華僑聚居區如唐人街、中華街傳承發(fā)展,成為非遺傳承的眾多海外飛地。這種非遺“出海”是海外華工自發(fā)和無(wú)奈的選擇。盡管這些非遺也與華僑所在國文化有了一定的交流,產(chǎn)生了一定影響,但這些交流在那時(shí)往往不是平等的,且常常不被所在地尊重。

中國非遺“出海”的學(xué)理依據

中國非遺“出海”是非遺保護的內在要求。非遺保護就是采取各種措施確保非遺的生命力,以非遺主體間性、活態(tài)性為基礎。

一方面,中國非遺“出海”是非遺主體間性的體現。非遺是在不同主體間產(chǎn)生、認定與傳承的文化財富,是以人與人的交往、交流關(guān)系為基礎的,是由相互平等、相互理解、相互認同的不同主體共同確認的。參與非遺認定的自我與他者既可以是同一地區、民族、國家的不同主體,也可以是跨地區、跨民族、跨國家的不同主體。所以,中國非遺“出海”,本質(zhì)上是中國非遺自認與他認的過(guò)程,是不同主體共同參與中國非遺意義建構與闡釋的過(guò)程。從國家視角來(lái)看,中國非遺“出海”是非遺從自我走向他者,與他者建立主體間性的過(guò)程;從人類(lèi)視角看,中國非遺“出海”則是人類(lèi)不同自我之間主體間性的反映,是人類(lèi)的自我認定過(guò)程。

另一方面,中國非遺“出海”是非遺活態(tài)性的表現。非遺是人類(lèi)代際之間通過(guò)口傳心授等精神交流方式表達與傳承的文化形態(tài)。人類(lèi)代際之間的精神交流往往受時(shí)間、空間等客觀(guān)環(huán)境因素及認知、情感、情緒等主體心理因素的影響,呈現出活態(tài)性特點(diǎn)。這種活態(tài)性,一方面表現為非遺代際傳承的持續性,非遺是被世世代代認可并自覺(jué)傳承的活的文化;另一方面表現為非遺跨時(shí)空和跨主體的流動(dòng)性與變化性,是一種不斷創(chuàng )新演進(jìn)的文化。中國非遺“出海”就是基于代際傳承的非遺進(jìn)行跨時(shí)空、跨主體的流動(dòng)、變化的過(guò)程,是非遺活態(tài)性的反映。

中國非遺“出海”是文明交流互鑒的體現。非遺是人類(lèi)文明形成與發(fā)展的重要基礎,也是人類(lèi)文明活態(tài)傳承的見(jiàn)證。中國非遺“出海”是人類(lèi)文明交流的具體表現。文明交流互鑒是推動(dòng)人類(lèi)文明進(jìn)步和世界和平發(fā)展的重要動(dòng)力,強調不同文明雖然所屬不同國家、民族,發(fā)展水平有差異,但都應該受到尊重,且相互之間可以對話(huà)、交流和互相借鑒,共同推動(dòng)人類(lèi)文明發(fā)展,從而造福人類(lèi)。中國非遺走向世界的過(guò)程中深化了文明交流互鑒。中國非遺盡管主要表現了中華文明發(fā)展的獨特規律,但其中也包含了人類(lèi)文明發(fā)展的普遍規律。用非遺對話(huà),既可以讓世界認識、理解中華文明的特點(diǎn),又可以在人類(lèi)文明發(fā)展共性基礎上形成共識、共情,從而實(shí)現各美其美、美美與共、和諧共處。

中國非遺“出海”的現實(shí)挑戰

黨的十八大以來(lái),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高度重視非遺的創(chuàng )造性轉化和創(chuàng )新性發(fā)展,在確保非遺生命力的前提下,積極推動(dòng)我國非遺“出海”,通過(guò)講好非遺故事,不斷增強中華民族凝聚力和中華文化影響力。中國非遺“出海”對于延續歷史文脈、堅定文化自信、推動(dòng)文明交流互鑒產(chǎn)生了重要作用,但同時(shí)也面臨不小的現實(shí)挑戰。

第一,提升中國非遺可見(jiàn)度與維護中國非遺資源安全之間的平衡。中國非遺“出海”是中國履行國際公約締約國責任,提升中國非遺可見(jiàn)度的基本要求?!侗Wo非物質(zhì)文化遺產(chǎn)公約》的宗旨是通過(guò)保護不同國家、地區的非遺,確保非遺多樣性存在及相互交流、理解和尊重,維護世界和平與可持續發(fā)展。作為締約國,中國除了要保護好非遺外,還要推動(dòng)中國非遺“走出去”,與其他國家、地區開(kāi)展非遺對話(huà)。但中國非遺又是中華民族在生產(chǎn)生活中形成的智慧結晶,是維系中華民族團結的精神力量,是我國重要文化資源。所以,中國非遺“出海”必然面臨如何協(xié)調提升中國非遺可見(jiàn)度與維護中國非遺資源安全的問(wèn)題。

第二,中國非遺“出海”要避免被誤讀、誤解。非遺“出海”是向世界講好中國故事,為中國發(fā)展營(yíng)造良好國際環(huán)境的要求。非遺“出海”,向世界展示一個(gè)文明、開(kāi)放、包容的中國,是破解文明沖突論、零和博弈等錯誤觀(guān)點(diǎn)和認識誤區的重要方式。但是,中國非遺是獨具特色的文化表達,如何轉換成不同國家和地區習慣的表達方式,避免被誤讀、誤解,是非遺“出海”、講好中國非遺故事要解決的一個(gè)重要問(wèn)題。

第三,警惕非遺“出海”中新媒體傳播去中心化的問(wèn)題。中國非遺“出海”是深化文明交流互鑒、推動(dòng)構建人類(lèi)命運共同體的具體體現。新媒體傳播是一把“雙刃劍”,一方面,其進(jìn)一步提高了文化跨時(shí)空、跨國家、跨民族傳播能力,為中國非遺“出海”創(chuàng )造了條件;另一方面,隨著(zhù)自媒體迅猛發(fā)展,文化傳播去中心化特征更加明顯,可能使中國非遺傳播面臨碎片化、意義空心化等問(wèn)題。

中國非遺“出海”模式的當代選擇

中國非遺“出海”既要總結歷史經(jīng)驗,又要有學(xué)理依據,更要立足現實(shí)問(wèn)題,作出符合時(shí)代要求和中國國情的模式選擇。

第一,以非遺名錄聯(lián)合申報助推中國非遺“出海”。例如,中國與蒙古國聯(lián)合申報的“蒙古族長(cháng)調民歌”,與馬來(lái)西亞聯(lián)合申報的“送王船——有關(guān)人與海洋可持續聯(lián)系的儀式及相關(guān)實(shí)踐”(簡(jiǎn)稱(chēng)“送王船”),分別于2005年和2020年入選人類(lèi)非物質(zhì)文化遺產(chǎn)代表作名錄。蒙古族長(cháng)調民歌,被譽(yù)為“草原音樂(lè )活化石”,主要流行于中國內蒙古自治區北部和蒙古國,是中蒙兩國共有的非遺。“送王船”是廣泛流傳于中國閩南地區和馬來(lái)西亞馬六甲沿海地區的禳災祈安儀式,自15世紀至17世紀在閩南形成以來(lái),隨著(zhù)“下南洋”和海上貿易逐步傳播到馬來(lái)西亞并被本土化。聯(lián)合申報促進(jìn)了中蒙、中馬之間的非遺共建共享,深化了中蒙、中馬之間的文明交流互鑒。

第二,以共建“一帶一路”推動(dòng)中國非遺“出海”。把非遺嵌入中外經(jīng)濟貿易之中,通過(guò)線(xiàn)上線(xiàn)下等方式助推中國非遺“出海”。昔日,中國的瓷器、絲綢等通過(guò)古絲綢之路運往世界各地,如今,非遺傳承人擁抱新設計、新平臺、新市場(chǎng),為非遺產(chǎn)品開(kāi)拓出海渠道、爭取更多應用場(chǎng)景。例如,國家級非遺即墨花邊技藝的“出海”,主要通過(guò)向歐洲以及巴西等國家和地區出口桌布、抱枕、圍裙、床品等帶有即墨花邊元素的家紡產(chǎn)品實(shí)現。即墨花邊技藝產(chǎn)品“出海”帶來(lái)的巨大收益,促進(jìn)公司+農戶(hù)經(jīng)營(yíng)的可持續發(fā)展,助推鄉村全面振興。又如,2023年初,甘肅40余家非遺工坊的100多個(gè)品類(lèi)、2000余件非遺產(chǎn)品參加線(xiàn)上全球展銷(xiāo),一個(gè)多月時(shí)間共銷(xiāo)售114萬(wàn)元人民幣,其中最受海外消費者喜歡的是非遺產(chǎn)品洮硯、香包、刺繡。

第三,以互動(dòng)交流帶動(dòng)中國非遺“出海”。利用國際會(huì )議、國際展覽、國際節慶、國際比賽等重要平臺,組織開(kāi)展非遺的展示、演出、體驗、交流等活動(dòng),增強非遺產(chǎn)品的國際影響力;通過(guò)“高教出海”“職教出海”,利用中外合作辦學(xué)開(kāi)展非物質(zhì)文化遺產(chǎn)的海外傳播。比如,德國設計師克里斯2011年到余杭學(xué)習油紙傘制作工藝,在與傳承人劉偉學(xué)的密切合作下,一件件具有現代設計感的中國非遺作品亮相米蘭設計周展覽、雅典博物館展覽等國際展,讓國際設計界看到中國非遺產(chǎn)品的神奇工藝。

第四,新媒體技術(shù)賦能中國非遺“出海”。新媒體平臺是非遺傳播的重要載體,在一些海外社交媒體網(wǎng)站,以非物質(zhì)文化遺產(chǎn)為主題的視頻熱度居高不下。依托新媒體平臺,可以立體化地展示非遺產(chǎn)品的制作過(guò)程和細節,讓消費者獲得從無(wú)到有的創(chuàng )作成就感,同時(shí)也讓手工藝者體會(huì )到實(shí)實(shí)在在的快樂(lè ),讓世界人民切切實(shí)實(shí)地感受中國非遺的魅力。2022年6月,文旅產(chǎn)業(yè)指數實(shí)驗室發(fā)布的報告顯示,中國非遺相關(guān)內容在海外短視頻平臺的播放總量已逾308億,春節、中醫針灸、京劇等位于關(guān)注榜前列。此外,非遺“出海”與VR、AR等技術(shù)融合,讓數字科技與古老技藝相互碰撞,實(shí)現非遺場(chǎng)景具身化傳播,為受眾打造沉浸式體驗感受。例如,游戲《劍與遠征》國際版在設計和制作中引入“花木蘭”等角色,融合諸多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元素:中國古代神話(huà)中的神獸和英雄人物、中國武術(shù)中的招式和動(dòng)作,以及中式風(fēng)格的建筑與裝飾等。這些元素不僅為游戲增添文化意蘊,更有效突破語(yǔ)言、時(shí)差、地域等壁壘,向全球玩家展示中國非遺的魅力。

推動(dòng)中國非遺“出海”高質(zhì)量發(fā)展

習近平總書(shū)記指出:“文物和文化遺產(chǎn)承載著(zhù)中華民族的基因和血脈,是不可再生、不可替代的中華優(yōu)秀文明資源。”“要讓活態(tài)的鄉土文化傳下去,深入挖掘民間藝術(shù)、戲曲曲藝、手工技藝、民族服飾、民俗活動(dòng)等非物質(zhì)文化遺產(chǎn)。”保護好、傳承好、利用好非物質(zhì)文化遺產(chǎn),對于繁榮發(fā)展文化事業(yè)和文化產(chǎn)業(yè)、深化文明交流互鑒、推進(jìn)文化自信自強具有重要意義。

構建科學(xué)高效的多方協(xié)同機制。中國非遺“出海”是多方參與的協(xié)同實(shí)踐,要建立黨委領(lǐng)導、政府負責、部門(mén)協(xié)同、社會(huì )參與的協(xié)同工作機制。以文明交流互鑒為核心,明確工作定位和發(fā)展方向,做好中國非遺“出海”的科學(xué)規劃、協(xié)調合作、督促落實(shí)、成效評估。充分調動(dòng)各部門(mén)和社會(huì )力量的積極性、主動(dòng)性,支持各級非遺保護中心、非遺項目保護單位、非遺館、非遺傳承體驗中心、非遺工坊、非遺傳承人和其他社會(huì )力量參與,并為其提供政策指導、技術(shù)培訓、資金支持。

構建完善的非遺國際傳播法律保障體系。加強非物質(zhì)文化遺產(chǎn)國際傳播法律的研究與立法,完善非遺相關(guān)知識產(chǎn)權法規,加強非遺知識產(chǎn)權登記、申請、維權等工作,防止非遺被侵權和濫用。

構建非遺傳播人才培養體系。一方面,依托海內外高校相關(guān)學(xué)科專(zhuān)業(yè),開(kāi)展系統化專(zhuān)業(yè)培養培訓,培養一支既有非遺保護專(zhuān)業(yè)技能,又懂國際文化傳播的復合型專(zhuān)業(yè)人才隊伍。另一方面,依托海內外非遺交流、學(xué)術(shù)論壇等平臺,通過(guò)非遺展示展覽、學(xué)術(shù)交流等方式培養優(yōu)秀非遺傳播人才。

【注: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非遺項目代表性名錄和代表性傳承人制度改進(jìn)設計研究”(項目編號:17ZDA168)、教育部人文社科重點(diǎn)研究基地重大項目“非遺保護的中國經(jīng)驗研究”(項目編號:17JJD850005)階段性成果】

[責任編輯:周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