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wǎng)站首頁(yè) | 網(wǎng)站地圖

大國新村
首頁(yè) > 人民智庫 > 專(zhuān)家觀(guān)點(diǎn) > 正文

劉艷卿:發(fā)展新質(zhì)生產(chǎn)力 賦能藝術(shù)原創(chuàng )力

新質(zhì)生產(chǎn)力是一種全新的、具有顛覆性的生產(chǎn)力變革,是馬克思主義生產(chǎn)力理論的重要創(chuàng )新和發(fā)展,為新時(shí)代社會(huì )主義建設提供了重要的指導思想。與傳統生產(chǎn)力的發(fā)展路徑不同,新質(zhì)生產(chǎn)力以創(chuàng )新為主導,依托技術(shù)革命性突破、生產(chǎn)要素創(chuàng )新性配置、產(chǎn)業(yè)深度轉型升級的推進(jìn),優(yōu)化組合勞動(dòng)者、勞動(dòng)資料和勞動(dòng)對象,以高科技、高效能、高質(zhì)量為特征,以全要素生產(chǎn)率大幅提升為核心標志。

數字革命時(shí)代,以新能源、新材料、人工智能等要素為主要內涵的新質(zhì)生產(chǎn)力,必然會(huì )對藝術(shù)創(chuàng )作和理論生成產(chǎn)生深刻持久的影響。新興產(chǎn)業(yè)和未來(lái)產(chǎn)業(yè)對融合技術(shù)的跨越式推進(jìn),不斷消弭著(zhù)藝術(shù)生產(chǎn)和現實(shí)生活的邊界,為藝術(shù)發(fā)展帶來(lái)福祉的同時(shí),也充滿(mǎn)了諸多的不確定性和次生問(wèn)題。在新的時(shí)代語(yǔ)境下,隨著(zhù)信息技術(shù)、數據技術(shù)、人工智能技術(shù)等數智科技的跨界深度融合,新質(zhì)生產(chǎn)力帶來(lái)的新理念、新技術(shù)和新模式為藝術(shù)原創(chuàng )力的培育和提升提供了新的機遇和挑戰。

新理念催生藝術(shù)理論原生力

新質(zhì)生產(chǎn)力促進(jìn)了不同產(chǎn)業(yè)的跨界融合,多領(lǐng)域之間的交流互鑒、合作創(chuàng )新、智能生成打破了原有的學(xué)科壁壘,改變了傳統的社會(huì )關(guān)系,催生了新型的生產(chǎn)理念和消費理念。在新理念的引領(lǐng)下,社會(huì )的物質(zhì)生產(chǎn)與人民的精神需求會(huì )形成新的供需矛盾。新質(zhì)生產(chǎn)力對高質(zhì)量發(fā)展的內在要求,可以有效解決人民日益增長(cháng)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fā)展之間的矛盾。在新質(zhì)生產(chǎn)力的推動(dòng)下,高質(zhì)量發(fā)展成為新時(shí)代社會(huì )經(jīng)濟文化發(fā)展的必然選擇。以創(chuàng )新、協(xié)調、綠色、開(kāi)放、共享等為特點(diǎn)的高質(zhì)量發(fā)展,對社會(huì )經(jīng)濟、文化藝術(shù)等各個(gè)領(lǐng)域的持續提升具有至關(guān)重要的推進(jìn)作用。

高質(zhì)量發(fā)展理念對藝術(shù)理論的原生力提出了新的要求。在高質(zhì)量發(fā)展的推動(dòng)下,藝術(shù)領(lǐng)域呈現出多元化、跨界化、交叉化等發(fā)展態(tài)勢。這種趨勢為藝術(shù)理論構建提供了更廣闊的視野和更豐富的素材,極大地豐富了藝術(shù)理論的基本內涵和結構體系。藝術(shù)理論家可以憑借大數據分析、人工智能生成、跨學(xué)科資源共享等方式,從不同文化、不同流派、不同媒介中獲取信息、構建模型、提煉觀(guān)點(diǎn),從而拓展藝術(shù)考察的領(lǐng)域、深化理論探究的維度,使藝術(shù)理論更具創(chuàng )新性、包容性和解釋力。

人類(lèi)文明新形態(tài)的到來(lái),深刻地改變了人們的思維方式和文化認知,客觀(guān)上提升了人們的精神需求和審美期待。因此,藝術(shù)理論必須把握時(shí)代脈搏、融匯學(xué)術(shù)資源、拓展交叉視野、運用數據分析,以敏銳的觀(guān)察力、自覺(jué)的反思力、嚴謹的推演力和準確的預判力,構建符合新質(zhì)生產(chǎn)力發(fā)展需求,既具有中國特色和民族精神、又彰顯全球視野和世界文化的原創(chuàng )學(xué)術(shù)話(huà)語(yǔ)體系。

新技術(shù)激發(fā)藝術(shù)創(chuàng )作原產(chǎn)力

歷史證明,科技創(chuàng )新是立黨興國之本,能夠不斷推進(jìn)生產(chǎn)力的解放和發(fā)展,與民族興衰和國家命運息息相關(guān)。黨的二十大報告強調,要堅持完善科技創(chuàng )新體系,統籌推進(jìn)國際科技創(chuàng )新中心、區域科技創(chuàng )新中心建設,加強科技基礎能力建設,強化科技戰略咨詢(xún),提升國家創(chuàng )新體系整體效能,形成具有全球競爭力的開(kāi)放創(chuàng )新生態(tài)。伴隨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chǎn)業(yè)變革的深入推進(jìn),新技術(shù)的應用推廣和新成果的轉化利用,是新質(zhì)生產(chǎn)力賦能新產(chǎn)業(yè)、新業(yè)態(tài)的題中之義。依托人工智能、大數據、云計算等先進(jìn)技術(shù)的更迭創(chuàng )新,新質(zhì)生產(chǎn)力在推動(dòng)新型產(chǎn)業(yè)和未來(lái)產(chǎn)業(yè)的發(fā)展、促進(jìn)產(chǎn)業(yè)結構的升級、優(yōu)化社會(huì )資源的配置等方面,具有得天獨厚的優(yōu)勢和強大的內在驅動(dòng)力。

從蒸汽時(shí)代、電氣時(shí)代、信息時(shí)代到智能時(shí)代的發(fā)展變遷,新技術(shù)的應用始終是推動(dòng)社會(huì )進(jìn)步的核心力量,也為藝術(shù)創(chuàng )作提供了源源不斷的創(chuàng )新靈感和主題素材。第一次工業(yè)革命的技術(shù)改良和機器轟鳴喚醒了一批以工業(yè)生產(chǎn)為題材的藝術(shù)家,約瑟夫·賴(lài)特、透納、門(mén)采爾等畫(huà)家以敏銳的感知力描繪了蒸汽朦朧的鐵路火車(chē)、煙霧彌漫的城鎮街道、熱火朝天的工廠(chǎng)車(chē)間等社會(huì )場(chǎng)景,創(chuàng )作了《氣泵里的鳥(niǎo)實(shí)驗》《雨,蒸汽和速度》《軋鋼廠(chǎng)》等一系列表現技術(shù)創(chuàng )新和工業(yè)革命的藝術(shù)作品。第二次工業(yè)革命在電力技術(shù)、內燃機技術(shù)、材料技術(shù)等方面的改良,為藝術(shù)創(chuàng )作打開(kāi)了新的世界,包豪斯的設計理念巧妙地將藝術(shù)和工業(yè)技術(shù)緊密結合,推定了現代主義設計的潮流;印象派利用光色理論和材料革新,走出畫(huà)室,描繪光影瞬間的變化,引發(fā)了一場(chǎng)視覺(jué)藝術(shù)的革命。以原子能技術(shù)、航天技術(shù)、電子計算機技術(shù)等為代表的第三次工業(yè)革命,將人工合成材料、分子生物學(xué)、遺傳工程等新領(lǐng)域帶入藝術(shù)創(chuàng )作中,深刻地影響著(zhù)作品主題、題材、技法和媒介、展陳、傳播等,促使藝術(shù)在飛速發(fā)展的技術(shù)革新中展開(kāi)自我蝶變。新時(shí)代以來(lái),隨著(zhù)人工智能、元宇宙、大數據、量子計算等新技術(shù)的不斷更新迭代,科技與藝術(shù)的深層次融合進(jìn)入全新的階段。

在新質(zhì)生產(chǎn)力的推動(dòng)下,學(xué)科交叉和技術(shù)跨界為藝術(shù)創(chuàng )作拓寬了視野、延展了思路、豐富了語(yǔ)言。AI技術(shù)提供的智能創(chuàng )作工具、海量數據分析和多樣風(fēng)格方案,使藝術(shù)創(chuàng )作變得更加智能化、精準化和高效化??梢哉f(shuō),人工智能與藝術(shù)家的交流對話(huà)、聲光電與藝術(shù)作品的完美融合、虛擬現實(shí)與藝術(shù)參與者的深度互動(dòng),不僅可以激發(fā)藝術(shù)創(chuàng )作的活力和釋放藝術(shù)活動(dòng)的潛力,而且在時(shí)間和空間上為藝術(shù)表現提供了無(wú)限的可能,從多個(gè)維度提升了藝術(shù)創(chuàng )作的原產(chǎn)力。

新模式重塑藝術(shù)發(fā)展原動(dòng)力

生產(chǎn)力是馬克思主義理論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是推動(dòng)社會(huì )經(jīng)濟發(fā)展的核心要素。隨著(zhù)人機協(xié)作、管理融合、數據預測等綜合因素和科學(xué)技術(shù)、信息技術(shù)等影響因素越來(lái)越多地參與到生產(chǎn)力發(fā)展的進(jìn)程中,由勞動(dòng)者、勞動(dòng)資料和勞動(dòng)對象等實(shí)體性因素建構而成的傳統社會(huì )發(fā)展模式正在被重塑。新質(zhì)生產(chǎn)力以人才為引領(lǐng)、以科技為驅動(dòng),賦能新興產(chǎn)業(yè)和未來(lái)產(chǎn)業(yè),改變傳統生產(chǎn)模式和發(fā)展路徑,構筑數字化、智能化、綠色化的新模式,從而實(shí)現高質(zhì)量發(fā)展。

藝術(shù)作為人類(lèi)精神文明的重要載體,其發(fā)展與生產(chǎn)力變革息息相關(guān)。藝術(shù)作品通過(guò)獨特的語(yǔ)言和形式,不僅是時(shí)代精神風(fēng)貌和人民精神追求的集中展現,而且能夠為社會(huì )進(jìn)步和生產(chǎn)力發(fā)展提供強大的精神動(dòng)力。面對第二次工業(yè)革命帶來(lái)的新發(fā)展模式,法國理論家保羅·瓦萊利在《無(wú)處不在的征服》中曾驚嘆,“我們必須看到,如此偉大的革新將改變藝術(shù)的全部技巧,從而影響藝術(shù)創(chuàng )新本身,最終或許還會(huì )導致我們的藝術(shù)概念本身發(fā)生令人無(wú)比瞠目的變化。”本雅明在《機械復制時(shí)代的藝術(shù)作品》一文中,從藝術(shù)創(chuàng )作、藝術(shù)感知、藝術(shù)接受等方面深入分析了由生產(chǎn)力進(jìn)步帶來(lái)的藝術(shù)變革。事實(shí)上,每一次藝術(shù)思潮的澎湃、每一個(gè)藝術(shù)流派的興衰、每一種藝術(shù)風(fēng)格的形成,其表象是文化藝術(shù)界的風(fēng)云變幻,實(shí)質(zhì)上都受生產(chǎn)力變革和社會(huì )發(fā)展模式的牽動(dòng)和影響??梢哉f(shuō),生產(chǎn)力發(fā)展為藝術(shù)創(chuàng )新提供了廣闊的空間和豐富的資源,藝術(shù)發(fā)展則通過(guò)反映時(shí)代精神、助力品牌建設、提升審美素質(zhì)、推動(dòng)文化交流等方式,為生產(chǎn)力發(fā)展提供強大的精神支撐力。

新質(zhì)生產(chǎn)力在開(kāi)辟新賽道、拓展新動(dòng)能、優(yōu)化新要素等方面具有獨特的優(yōu)勢,其迅猛發(fā)展必將激發(fā)出藝術(shù)發(fā)展的磅礴力量,在更寬廣的領(lǐng)域開(kāi)啟藝術(shù)前進(jìn)的新路徑,甚至在材料、媒介、技法、工具等方面實(shí)現顛覆性的突破。因此,在新質(zhì)生產(chǎn)力語(yǔ)境下,藝術(shù)創(chuàng )作者應打破行業(yè)壁壘、打開(kāi)創(chuàng )新思路、提升自身素養,主動(dòng)探尋與科學(xué)技術(shù)、新興產(chǎn)業(yè)的深度跨界合作,依托新理念、借助新技術(shù)、適應新模式,創(chuàng )作出更具思想深度、生活厚度和時(shí)代敏銳度的藝術(shù)作品,從根本上推動(dòng)藝術(shù)事業(yè)的高質(zhì)量發(fā)展。

“芳林新葉催陳葉”,“長(cháng)江后浪推前浪”。新質(zhì)生產(chǎn)力是智能時(shí)代催生的先進(jìn)生產(chǎn)力的體現,是推進(jìn)高質(zhì)量發(fā)展和中國式現代化進(jìn)程的有力保障。新質(zhì)生產(chǎn)力依托于一系列的“新”和“質(zhì)”推動(dòng)社會(huì )發(fā)展,唯其“新”可破萬(wàn)事之舊法,聚一股蓬勃力;唯其“質(zhì)”可萃萬(wàn)物之精華,成一派欣欣然。新質(zhì)生產(chǎn)力帶來(lái)的新理念、新技術(shù)、新模式可以完善中國特色藝術(shù)理論的建構體系、提升藝術(shù)創(chuàng )作實(shí)踐的品質(zhì)和活力,從而賦能藝術(shù)原創(chuàng )力,為藝術(shù)發(fā)展提供原動(dòng)力。然而,高新科技和人工智能帶來(lái)的顛覆性變化在給藝術(shù)打開(kāi)一扇新世界大門(mén)的同時(shí),也帶來(lái)了巨大的挑戰。新技術(shù)的應用所伴生的藝術(shù)創(chuàng )作邊界模糊、版權爭議、風(fēng)格界定、數字倫理等問(wèn)題,以及適應新質(zhì)生產(chǎn)力需求的高質(zhì)量藝術(shù)人才的培養問(wèn)題,亦亟待我們理性思考和積極應對。

本文作者為西北大學(xué)藝術(shù)學(xué)院副院長(cháng)、博導

[責任編輯:調研部]